棉尾º

同居生活(一)

同居生活(一)

tips:时间线完全搞不清系列,那就一起来看磕小甜饼吧。ooc就ooc吧,我天天从刀里抠糖太可怜了,我要磕小甜饼~(:其实我想写同居三十条……但是我写的小甜饼的时速……

        飞机的起降声不绝于耳,今何在举着一个白底素色的牌子等在接机口,牌子上写的是“鹧鹕天”。他远远地望着每一架降落的飞机,好像每一个拉着行李箱向接机口奔来的人都会是鹧鹕天。这是他们在现实中第一次见面,今何在不免有些紧张。他今天出门前把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来,摊在床上,选了好长时间还是换上了那件最常穿的蓝黑色衬衫。对门的邻居在他出门的时候调侃,“我们的万年正太今天莫不是要去相亲?”他低低地笑起来,一边喊着,“没有没有啦”一边快步跑下楼去,风带起衣角。今何在突然想起他在清韵留的言:见面还算啥网恋,那叫相亲。他想着就笑出了声。

          人流在他面前快速穿行,今何在忽然感觉肩头传来一阵温热,猛地抬头,对上了一双陌生而熟悉的眼睛。“鹧……鹧鹕天?”今何在试探性地问道。他从头到脚仔细观察江南,江南上身休闲白衬衫,下身西裤,虽然风尘仆仆但是隐隐透出商业精英的气息。“今何在……”江南说着笑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搭在他肩上。“长得这么清秀,今年成年了吗?”他突然俯下身凑到今何在耳边说。温热的鼻息像细毛的刷子刷过今何在的耳膜。今何在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他嘟着嘴把头扭到一边,吹着垂下来的一绺头发,发出哼哼的声音。“……走啦,去人民广场的咖啡厅坐下来慢慢聊吧……”今何在拉着江南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出口走。“诶,别啊……怎么能辛苦正太拉行李箱呢,别人瞅见了要说我欺负小孩子嘞。”江南三步并两步追上今何在,把手按在今何在的手上。今何在愣了愣,条件反射地抽了抽手,却被江南按得死死的。他回头把眼都瞪成了铜铃,却见江南在那里扬起灿灿的笑容。“哼……”今何在收回手,绵软的声音散在机场温热而糜烂着食物气息的密闭空间里,“自己跟上来,丢了我不负责任……”鹧鸪天真讨厌……今何在在心里大声吐槽,脚下步伐愈发快起来。江南松了手接过行李箱,看着今何在因为熬夜而乱蓬蓬的头发止不住脸上的笑意。

……

           细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江南的白衬衫上,咖啡飘起的热气模糊了今何在的视线,他耳边是江南低回的声音谈着那个浩瀚而鲜活的世界。他用手撑着头看江南,软软地笑起来。其实他也没那么讨厌……今何在想。

……

         “鹧鹕天……”今何在看着杯里褐色的液体,手里的小勺轻轻搅动,把白色的拉花溶了进去。
          “嗯?”
          “你刚从美国回来,创业初期经费紧张,而且上海你人生地不熟的租房也不方便。我在上海郊区有一套房,不如……一起住吧?”今何在抬头,清亮的眼里闪着不容拒绝的光。
          “好。还有……虽然我地不熟,但是人生这点嘛……不是还有你吗?”江南看着窗外调侃道,余光里是他柔和的脸庞。

“……”

2004年的春天阳光正好,从此他和他的生命线交融在一起再也解不开。

【江今】锋芒毕露的相遇 终归陌路的结局

不同的少年一样都要老去
城市间每次颠沛流离 散漫滑过机翼
谁是我丢也丢不掉的行李
锋芒毕露的相遇 终归陌路的结局
不同的少年一样走过林荫
人世间每次悲伤欢喜 爱恨太过用力
所以永远学不会云淡风轻。
——《而已》词:井架空

【江今】锋芒毕露的相遇 终归陌路的结局

tips:歌词梗,虽然感觉写偏了,极度ooc见谅。
梗来源(而已歌词)(清韵旧贴)(北上送别)(江南于今何在生日发的博)可能有漏掉的,大家补充。这对cp大概是BE到底了,我继续一厢情愿,掺了糖的玻璃渣希望大家磕的高兴。好聚好散,前程似锦。

    透亮的玻璃墙映着来去匆匆的人影,光线晦暗的机场大厅里弥漫着食物腐败的气息。玻璃外是灯火珊阑里拉开的盛大天幕,飞机起降的气流声不绝于耳。这是江南颠沛流离的第十个年头。

     江南无力地靠在凉得透骨的椅背上,盯着发着刺眼白光的电脑屏幕发呆,word的光标在他眼里一闪一闪,闪得他心烦。他快速关闭了文档,点开了微博,跳出来的是那个熟悉的头像,惨白的背景上花痴帮几个黑色宋体字渗得江南有些发慌,他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挣脱,他想逃避。他莫名地感到害怕,疯狂地摇着头,微醺得发疼的头里像是骰子在咕咚咕咚地撞击着最深处的柔软,记忆像洪水猛兽般冲了出来,支离破碎的画面总是那个人的脸,怎么也摇不掉,也逃不掉。
   ……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什么垃圾!”
“哦?那不如贴一个你觉得不是垃圾的出来看看吧,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
“何在,师傅和你一起上。”
“何在,过来听为师宣讲。”

   ……
“今何在是我唯一愿意称之为才华横溢的写手。”

   ……
“我骂江南,他自己是不敢说话的。”
“谁不敢说话呢?我在呢,大哥。”

   ……

    敞亮的工作室里一片敲击键盘的声音,初春的阳光透过这栋全上海最豪华的写字楼的玻璃洒在工作台上。江南突然停下快速敲击键盘的手,瘫软在椅子上,抬头小心地瞄着今何在。今何在就在他旁边那桌,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他的一颦一笑和每一个小动作。这个位置是江南特意向总监要求的。

    飘着各种咖啡香和茶香的工作室里忽然窜进一股突兀的饭菜的味道,江南低头看表,一点四十。他盯着手表表盖上的倒影出神,倒影里的人西装领带穿戴整齐,江南恍惚间有些迷惘。忽然有白衣角在玻璃表盖闪过,江南猛地抬头,不是今何在。邻座的同事帮他捎了一个盒饭。江南觉得这两天审稿审得他整个人昏昏沉沉,他的生活从他决定要为理想执着一次的时候就开始不分黑白,他真的觉得很累很累了,唯一的期冀和寄托就是那个清秀十八的正太了。

    他木讷地打开盒饭,愣了愣,今天的菜其中有一格是糖醋排骨,是今何在最喜欢的菜。江南还记得他嗔怪地说自己是老妈子的时候,亲自下厨烧了一盘糖醋排骨,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菜啦,江南你是怎么知道的。今何在的头毛茸茸的,在昏黄的灯光下让江南有种这可能就是他的余生了的错觉。

    他端着盒饭,没动筷子,看着不远处的今何在。今何在正面对着盒饭面面相觑,然后就听见他用绵软的南方腔调高声喊道:“为什么我这盒只有两个菜啊?!”周围的同事都凑过去看热闹,江南暗暗地拉了一把旁边的同事,凑到耳边说,“帮我看看今何在那个盒饭缺什么。”同事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江南一眼,假装好奇凑过去看了一眼,是一盒暗绿和白色还点缀着红黄的盒饭。“两个素菜。”同事老实汇报。今何在看上去有些气呼呼地拿起筷子挑着菜,没吃。江南看着他有气无力地瘫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翘起的头发一晃一晃,满脸写着:你们都欠了我一百万……的肉,忍不住笑出了声。江南知道他看上去清瘦其实是个肉食动物,一餐没肉饿得慌。

    江南笑着站了起来,径直向今何在那桌走去,嘈杂的工作室一下子静了下来。今何在忽然觉得不对劲,一个高大的阴影落在他的工作台上,他缓缓地抬头,对上的是那双熟悉的眼睛。疲惫却满溢着欢喜的眼睛。今何在把头别过去,愣是不看他,嘟着嘴不说话。余光悄悄瞄江南,看见他把他盒饭里的糖醋排骨一块一块地往他盒里夹,没有要给自己留的意思。今何在没注意到自己的两颊有些泛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看江南,他这神情在所有同事眼里用娇嗔形容都不为过了。

    “我说你真的没什么要说的吗?”江南忽然把筷子拍到桌上,蹲下来看他的眼睛,江南凑得很近,昏黄的灯光在今何在的眼下打上一层阴影,黑长的睫毛轻轻抖动仿佛灰鸽振翅欲飞。今何在动了动鼻子,印象里江南的衣衫总是带着阳光的味道。今何在突然想起好久以前他和江南说,他身上总有种被阳光晒过的被子的味道,江南说那是因为自己到处跑,不像他就知道窝在小居室里打游戏,还拖稿。要是他多晒晒太阳,兴许还能再长高几厘米,也就不用顶着万年正太的名头了。想到这点今何在就想把拖鞋拍到江南脸上去。

    “说……说什么呀……讨厌……”今何在忽然意识到氛围有些微妙,快速把脸别过去,用手捂住脸,隐约地还是能看见他的脸红得似乎能滴出水。最后这句讨厌像鸿毛落在江南耳里,江南噗嗤一笑,伸手揉了揉今何在毛茸茸的头。却看见今何在猛地一瞪,像是想吃人的狮子,不,猴子。
“唉,可惜某人不领情啊。”江南摇着头,捧着盒饭回了座位,他觉得一天中最有乐趣的事情就是看见今何在害羞的模样了。周围起哄的同事都回了各自的座位,有些长叹短嘘。今何在看着盒里油亮的排骨,眼前突然浮现江南的脸,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江南眼里永远都是一只小小的需要人照顾的小猴子啊。想着心头有些说不出的气恼,他操起筷子,狠狠地在排骨上咬了一口。“没有江南烧的好吃。”今何在暗自嘀咕。殊不知所有的小动作都映在了江南眼里。

……

    “咣当——”最后一个同事也走了,声音幽幽地从门外传来,“江南老师不要熬得太晚了,注意身体。”唯一一盏亮着的白炽灯打下有些刺眼的光,江南扔下笔,望着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他突然觉得上海这座城市就是一座孤岛,而他,作为一个理想的先行者被困在了这片孤独汪洋的唯一一块陆地上。他不喜欢上海,不喜欢这座城市冰冷的质感和四处弥漫的商业气息,不喜欢这座城市被钢筋水泥所覆盖的狭窄天空。这是一座玻璃堡垒,孤独的堡垒,玻璃的反光迷惑了人的眼睛,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江南心说唯一能坚持下去的理由就是那个浩瀚鲜活的世界和他了吧。

    “嘎吱——”门突然响了,江南惊得回头,看见一个熟悉的毛茸茸的脑袋从门缝探进来,隐隐地有白衣角在飘拂。“那个……我有东西忘拿了……拿了就走。”今何在小心翼翼地掩过门,走到江南桌前抱起那堆叠的很高的稿子就往门外走。“诶,你回去看啊,坐下来陪陪我吧。”江南看着今何在的背影说道,今何在回头,黑暗里的江南看上去有些无力,声音低沉夹杂着些不易察觉的哀颓。

     今何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自顾自地翻着稿子。手指忽然停在一页稿子上,盯着被墨晕开的字轻声说,“江南,今天中午……谢谢你了。”“嗯。”远远地从黑暗的角落里传出一声闷响。寂静的工作室里只余下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和纸业翻动的声响。

    时针无声地指向了两点,江南揉了揉干得发涩的眼睛,看见不远处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已经趴到了桌上,惨白的稿件散落一桌,轻柔的呼吸声落在了他的耳里。江南无声地笑笑,站起身,抓起挂在椅背上的衣服轻轻盖在他身上。江南蹲在旁边仔细看今何在的脸,嘴角不知何时勾起了温柔的笑。清朗的月光勾勒着今何在细细软软的头发,脸庞柔和仿佛要融到这夜色里。光影交错的落地窗外是淌着流光的玻璃堡垒。

  ……

“猴子,我想去北京办一本副刊。”
“为什么?”
“……”
“好……到时候我送你。”

   ……

    “江南,保重啊……”猴子紧紧攥着江南的衣角,手里全是汗。脸上笑得露出八颗牙来。
    “猴子是需要人照顾的,别饿瘦了他。”江南看向今何在身后的大角,语气有些不同寻常。
    “江南……你什么时候回上海?”猴子突然问道。

     江南惊了惊,手死死攥成拳头,骨节发白藏在背后。他不敢看猴子,不敢看他那双清澈的眼眸。江南觉得他不应该走。突然,江南抬起头看着今何在的眼睛说,“会回来的,会回来的,只要你想要我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回来……”江南的眼底不明的情绪交织成网。他看见猴子眼角有晶莹的光,他突然舍不得走了。他闭上眼睛不去看,我已经放弃这个理想了,我要为金钱和生活奋斗了,对不起,猴子,对不起,我不会回来了。江南突然觉得鼻子发酸,他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情绪。

    “由上海前往北京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MU7766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猴子……过几天就要起风了,别穿一件单衣就出门了,一个人住要注意检查煤气阀们关了没有,不要睡太晚,我会和总监说给你少排一点审稿任务的,还有……我……”江南忽然就没了声。我……爱你……江南突然仰头,冰凉的液体积聚在眼眶里,没落下来。

    “行了,江南你真是老妈子,我已经不是正太的年纪了啊……”猴子用力握住江南的肩,笑得露出八颗牙,可眼圈是红的。

     江南突然抬头看今何在,眼里的表情是今何在从来没见过的。是那种说不出的爱意歉意哀颓无奈,交杂得今何在看不清。

    “走了啊。”江南转过身,拉着行李大步向登机口走。

     今何在愣愣地站在原地,泪眼模糊里那个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远,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空出了一块,疼得难受,想哭又哭不出。

    “还是这么容易哭呢,小猴子。”江南猛地折回来用力抱住今何在,阳光的味道扑鼻而来。今何在攥着江南的衣袖松了手,冰凉的液体滴在江南手表的表盖上闪着晶莹的光。

      这次是真的走了,江南转身用衣袖抹了一把眼角,拉着行李箱消失在人流中,没有回头。

   “你看江南还是这么不成熟呢。”猴子拼命抹着眼泪对旁边的大角说,眼圈红红的。

……

“叮咚,您有一条新消息。”
江南按开手机屏幕,白色的数字刺眼,23:07
唐三:下飞机了吧,路上小心。

     江南无力地瘫在出租车的后排,整个人像是泥一般软的没有力气,他突然厌倦了西装领带红酒宝马的日子。抬起沉重的眼帘,看着表上跳着86,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条缝。“到了,路上小心啊。”“好,谢谢。”

     江南愣着神下了车。眼前高大的建筑物仿佛变成了全上海最豪华的那栋写字楼,他记得也是那一天,表上跳着86,他只有70,师傅沉默地拿走了,说路上小心。江南突然蹲在地上,他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液体一直在往下滴,打湿了他最喜欢的阿玛尼。

12.23  23:58
江南打开手机,在微博打上了几个字,“对不起。”一滴水落在屏幕上,三个字模糊起来,这十年没说出口的三个字躺进了记忆的草稿箱。

12.23   00:01
“多年之后白发苍苍,我们还相互嘲讽醉后轻佻的往事。晚安,friends。 ​”

后来江南终于明白了,到头来这些年他爱过的,一直逃避着的都是他心头的幻影。

锋芒毕露的相遇,终成陌路的结局。